vira

不死魔女和她养大的孩子类似的梗吧。。。
图二对话如下
花:毛都没长齐的龙,喷个火来看看?
铠:气到哑火
【ps:内有李白装逼摆拍一张,请忽略他肩上属于同一张画纸的小姐姐的脚】
【pps:因为住校所以只有粗的勾线笔一支。。。将就着看吧】

邦信邦的分手炮 邦信场合

校车别当真,不会正经写肉了…
霸道君主刘老三×前钢铁直男健气韩跳跳
邦信和信邦的分手炮场合
1.邦信
韩信直到被刘邦按在床上才知道世界上有种东西叫他妈分手炮。
“刘邦你放开我,咱们好聚好散…唔!”话语被腿间温热的触感打乱,韩信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
对方对他那里比他本人还要熟悉,舌尖灵巧的划过头部,又在尖端的小眼处细细舔舐。
韩信几乎要溺死在对方温热的口腔里,熟悉的快感带起他的情欲,一发不可收拾。他用尽残留的一丁点理智反抗“操你妈刘老三,有话不能好好说……啊…”
对方闷声不响干大事。给了他一个深喉。狭小而湿热的喉口紧紧包裹着他自从被刘邦搞到手就没再正式使用过的命根子。韩信顿时溃不成军。
埋在他腿间的刘邦抬起头,喉结滚动,颇为色气的咽下他的子孙们,一手按着肩头把他压在床上,声音有低低的哑“爽到没,小骚货?”
韩信感觉一只手顺着敏感的腰际探入后方,那男人咬着他的颈侧含糊德说“现在看看是谁在肏谁?”

以前写的白金。。可能有点过分了吧

狐白×爱与正义金
1.
王者峡谷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灿烂。
而金金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呢。程咬金自我感觉良好的摸了摸自己新换的绿色背带裤,一面喜滋滋的想:人家今天这么帅,李白哥哥一定会心动的。
2.
比赛一开始,程咬金就注意到那个潇洒俊逸的身影【并不】,李白今天照旧穿着一身大袄,领子上的毛毛让人看到就想打阿嚏,头顶支楞着两只毛茸茸的耳朵简直萌的一比,程咬金只感觉自己鼻子发痒,而且不由自主的想伸手摸一摸。最终他还是抑制住了自己伸向那对大耳朵的魔爪。
金金可是矜持的蓝孩纸。
3.
今天,残血的李白依旧在场上浪,仗着自己能回原地,时不时在野区刷个大往人堆里放。
不想天有不测风云,李白哥哥正沉浸在自己高端的操作,骚浪的走位中,没发现自己已经被诸葛的大招锁定。然而即使在团战中也一直关注着李白哥哥的程咬金第一时间就发现李白哥哥有危险。于是想也不想地祭出位移,飞扑到李白哥哥身前,为他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哎呀 真疼,程咬金揉着自己被打中的背部疼的直呲牙,没看见他的李白哥哥正用一种令人脸红的复杂的眼神注视着他。
4.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只不过这次被诸葛锁定的是程咬金。
此时程咬金刚刚放完大招,却仍抵不过对面集火,很快就回到了残血,他看着自己已经快见底的血条,对面诸葛笑的得意,显然对于拿下程咬金的人头信心满满。
诸葛蓄力完毕,程咬金闭上眼静静等待死亡来临,却不想自己等到的不是诸葛的大招,而是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睁开眼,就看到李白哥哥那放大的俊脸,对方有力的双臂正搂着他的腰,他这才明白原来是李白哥哥为他挡了伤害。。。程咬金顿时一阵信息和感动:李白哥哥终于肯接受我了?!巨大的惊喜让程咬金不知所措,他呆站在那,甚至忘记了回城。
5.
李白看着怀里人黝黑的脸,金色油腻腻的胡须和色泽奇怪的浅绿色背带裤,心里泛起一阵恶心,虽然这人救了自己,但。。。
“你最好不要误会,你救了我一次,现在我也还你一次,这样我们就两清了。毕竟欠你这种品味奇葩的大叔人情,是一种让人恶心的事情。”李白松开了抱着程咬金的手,急急忙忙的在蓝爸爸身上蹭了蹭,好似沾了什么致命的病毒。
他高高在上的冰冷语调简直想把利刃,直直戳进了程咬金的心窝里,程咬金的脸上还有着刚才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惊喜和兴奋,此时全部凝固在脸上。显得滑稽可笑。
今天,金金一如既往的被李白哥哥嫌弃着。

随手撸一发邦信。。。萌新瑟瑟发抖

1.
刘邦虽是沛县的小门小户出身,却略识得几个字,又善于拉拢人心,在军队中很有几个忠实拥蹙。二月初春,风中都带着花香气息,他于几个将士的围绕中,一眼看到了那个高瘦的青年,明明是红发却无端显得很冷淡,他不由得多看几眼。
风中的香气甜得很醉人。
2.
青年名叫韩信,性子颇有几分凉薄,是不太爱搭理人的。按照刘邦平时的脾气是最不爱往这种人身边凑,不过无端的他就爱赖在韩信身边,即使这人眼神冷的像把刀他也厚着脸皮和人家扯些有的没的话题。
韩信,你是哪里人?
韩信,你芳龄几何?
韩信,你有心上人了没?
红发青年几乎从不搭理,但刘邦一个人也玩的不亦乐乎。
3.
韩信病了。
青年一整天面色惨白,中午就在初夏毒辣的日头下倒在了刘邦的身上。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行军途中没有让他修养的条件,军队更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士兵而停止进军。故而韩信病中虚弱却也要随军前行,途中全靠刘邦寸步不离地照顾着,才未倒下。看着紫发的身影狼狈的拖着自己挪动,纵使冷淡如韩信也有些动容。
【你叫刘邦?】
【韩弟叫我阿季就好了,嘿嘿。】刘邦嬉笑着,看着那人澄澈的蓝眸中第一次有了自己的身影,不禁笑的更加灿烂。
拉拢成功。嘻嘻。
4.
【韩弟,你有喜欢的人吗?】
红发青年沉默着不答,刘邦也不在意,自顾自滔滔不绝地说起来【我喜欢的姑娘,她在我老家。。。人很温柔,会洗衣做饭,嗯她做的饭可好吃了,有机会我带你回老家让你也尝尝。。。我跟她说我要立功,做大将军,等我扬名立万就回沛县娶她。。。】刘邦兴致高昂,没注意到身旁韩信眼神黯淡。
喜欢的人。。。。吗?
5.
援兵迟迟未到。
大军阵型已被对方打破,这时,万箭齐发,如雨的箭矢带着血腥气飞来。刘邦一时愣神,反应过来时已被韩信压在身下。他伸手摸上韩信后背,摸到几根箭的尾端,以及一手的黏腻,是血,有别人的,也有韩信自己的。
他有些发冷。
韩信的蓝眸一如既往的澄澈,像大海,又像天空。那人居然还有力气冲他笑了笑,往日高高束起的红发垂落肩头,被鲜血灰尘粘连在一起,显得那样灰暗。
韩信的声音像是卡住了【阿季。。。你。。是要做大将军的】他说着又咳出一口血来,不论刘邦有多么不舍,那美丽的蓝色眼睛终是慢慢地阖上了。
6.
八月的艳阳高照,伴着灼人的日光,汉军大获全胜,刘邦也加官进爵,受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封赏。
他回到家乡,娇俏的少女急切的扑进他怀中,声音里满是喜悦与思念【阿季。。。】
闻着少女的体香,刘邦却有些恍惚,仿若某一天,也有个人在怀中叫着自己的名字。
【阿季。。。你。。。是要做大将军的】
一抹温热划过脸庞,温暖的日光下刘邦的心却像坠入了冰封万年的深海。
那个人,是谁?
韩信。。。
尾声.
【哎哎哎雏儿你快来看看,这篇邦信文写的贼鸡儿虐,我都快哭了呢。】
【站定信邦,不拆不逆,谢谢。】